王海斌之后谁是下一个“冤大头”?

  当人们对手机核准制的欢呼声犹在耳畔回响的时候,在中科健总裁的宝座上尚未坐热的王海斌突然宣布辞职,为围城效应写下了新的注脚,因为这决不是缘于手机牌照取消的结果,着实另有隐情。

  众所周知,在核准制出台之前,国内手机行业的管理是围绕牌照这个中心的。按照5号文件的规定,要想做手机,必先取得准生证,否则就是黑户一个,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2002年以后,信息产业部发放手机牌照速度大大放缓,在当年12月三星取得GSM牌照随后的两年时间内,没有再颁发一张。

  与此同时—-在牌照管制最为严厉的时期,国内手机产业进入了长达四年的黄金时期,市场需求持续以较高速度增长,2001年全年国内市场销量为4655万台,2002年为6816万部,2003年超过7000万大关,2004年甚至进一步达到7300万,不但增长速度居于世界前列,而且绝对销量也令人心跳不已。

  如此巨大的市场需求吸引了无数的淘金者。手机牌照,俨然成了最炙手可热的摇钱树,千金易得,一证难求。

  一些拥有尚方宝剑、勤快的法定手机企业理所当然地开足了马力,大量进口手机部件进行组装,甚至直接从台湾的手机OEM工厂直接购入成品,然后打上自己的牌子。

  那些没有获得手机牌照但艳羡于手机产业暴利的企业则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与牌照持有者们展开了各种形式的合作联合,实力比较强的如LG、明基、VK、联想、大唐、侨兴、京瓷等纷纷选择与既有牌照者或建立合资企业,或并购融合,曲线进入国内的手机产业。实力相当较弱的企业则直接向牌照持有者交纳不菲的使用费,进行贴牌生产、销售。

  但是,30家GSM牌照、19家CDMA准生证依然有限,一些既具有相当实力又不满足于暗度陈仓者只好静候良机。王海斌就是其中之一。

  机会终于来了。2004年8月18日,中科健发布公告称,首次公开承认无法按时偿还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4270万元贷款,资金链危机千钧一发。与高额银行债务相伴而来的是,大量关联交易、巨额担保等行为所造成的黑洞一点点地呈现于人们眼前,事情来得如此突然,几乎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曾经的中国手机第一品牌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正是王海斌苦苦期盼的良机。

  中科健的巨额亏损不但正好创造了一个低成本进入国内手机行业的宝贵机遇,还能使后来者迅速拥有科健这样一个一度极具影响力的国内品牌,最难得的是这个企业拥有的非核心技术如外观设计、营销水平、渠道网络等等一系列的相关资源。

  对国内手机产业一直虎视眈眈的王海斌再也忍不住了,迅速发力,从幕后走到前台,海纳投资以区区一亿元的现金,从科健集团手中得到中科健的控股权,摇身一变为第一大股东。

  人们虽然深知国产手机企业集体缺钙的现实—-不具备手机核心技术,然而,面对这几年国内手机企业在市场上的高歌猛进,大家对国产手机企业的非核心技术如外观设计、营销水平、渠道网络等能力却深信不疑。

  王海斌在进入中科健时除了看中其拥有的手机牌照之外,更志在必得的是所谓的非核心技术、营销能力、渠道网络。

  有分析说,王海斌退出归因于牌照贬值,这显然是不恰当的,在明降暗升的核准制实施后,凭借代理商的背景,无论是海纳与鹰泰离新标准仍然相差甚远,取得牌照的希望仍然非常渺茫。即使是资金黑洞也很难浇灭王海斌的热情,倘若中科健具有相当竞争力的话。

  据一些国产手机企业的资深从业人士透露,包括中科健在内,这些企业在过去几年的高歌猛进,几乎完全是一种机会主义的胜利,很难说真正的能力有多少关系。

  A6、A8成就了夏新,而最初的A6、A8不过是台湾的代工大腕开发的产品在向其他一些厂商兜售不果后被夏新误打误撞地选中而已;TCL的手机呢,除了外观还剩下什么?即使是这些外观设计,又有多少是其自己完成的?国内手机行业的老导则是依靠人海战术起家的……

  机会主义成就了国产手机企业,然后,这些企业编织起了一个个美丽的谎言,掩饰一度辉煌的真正原因。

  谎言之一—-非核心技术是国内手机企业的重要竞争力。不过,我们获知的事实是,大家花钱雇佣专业的外观设计机构、专业的软件开发机构做出来的外观与软件,甚至对于手机铃声所做的工作也只是在第三方提供的菜单挑出符合自己口味的铃声方案而已。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非核心技术?

  谎言之二—-国产手机企业的营销能力比跨国公司强大。确实,一家国内手机企业首创了雇佣促销员的策略并开创了终端店员返利之先河,只是促销员制度不就是人海战术吗?与营销能力有关吗?客气地说,终端刺激是店员返利,不客气地说,店员返利不就是回扣吗?

  谎言之三—-国产手机企业拥有强大的渠道网络。大家津津乐道的是,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国产手机无法与国际品牌直接竞争,于是,国产手机企业避实就虚,开辟了二三线城市甚至启动了农村市场,在跨国公司比较薄弱的地方建立强大的渠道网络。不过,事实却是,国产手机企业仅仅在跨国公司尚停留在全国总代理制即国包的时候,早一步想到了省级包销商(省包)甚至地区包销商(地包)而已。

  随着跨国公司的深耕细作,这些谎言正在逐个破灭,国内企业曾经拥有的半壁江山正在迅速沦陷便是明证。

  隔行如隔山。即使是一手造就了鹰泰这个三星最大的全国总代理商的王海斌也没有看透中科健的真面目。在投入重金之后,王海斌不得不铩羽而归,不知这1个亿还能安全回收几分?

  在明基、长虹华为、奥克斯、创维、金正、紫光等蠢蠢欲动之时,手机核准制的推出,将会大大加速城外的人进入城内的速度,同时也会大大方便城里的人全身而退,因为这些手握重金的新进者为了能够快速对现有局面进行一场大洗牌,收购、兼并一些现有的手机企业必将成为一种重要的选择。

  对于新进者,需要提醒的是,围城里的水太浑了,以致于无法看清这水真正有多深。浑水好摸鱼,只是弄不好,有些人不但摸不到鱼,很可能还会被小鱼咬伤了手指,仔细辨别吧,是不是已经可以依稀感觉到城里春潮涌动的气息。

  在关于手机的围城故事中,可以确定的是,王海斌成了一个冤大头,但一定不是最后一个冤大头,不确定的是,只是谁是下一个冤大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